100迈撞墙+车碎油箱炸,车手奇迹存活!F1″丁字裤”打了奔驰们的脸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玩家论坛

周日晚上,一场已经进入鸡肋阶段的F1赛车比赛直接冲上了热搜。就是我们开头看到的那两幕,撞车起火和赛道翻车。

第一起事故发生在发车后的第二个弯道处,老将格罗斯让超车心切猛打方向盘寻求机会,然而却与身后的科维亚特相碰,车子瞬间冲向场边的硬墙,结结实实的撞了上去。

就在撞墙的一瞬间,车身断裂,电池组迅速引燃油箱,现场火光冲天。当所有人都心都提到嗓子眼的时候,格罗斯让从火场中成功逃了出来。

F1赛事官方也是在看到这一镜头,确认了车手安全之后,才敢将车祸的镜头重播给全世界。

比赛恢复后,没想到又发生了第二起事故。赛点车队的斯托尔被科威亚特顶翻,赛车直接底朝天停在赛道上,斯托尔被倒扣在赛车里还滑行了一段距离。

同样庆幸的是,斯托尔同样安全的获救。

两场恶性事故直接将这场比赛送上了热搜,一同被送上热搜的,还有救了两人一名的HALO保护系统。

HALO就是安装在车手驾驶室正前方的一个三脚架形状的东西,由于外表独特,诸多车迷戏称其为“人字拖”,甚至是“丁字裤”。

这样简单的一个结构,可以承载竖直方向多达12000公斤的冲力,这相当于一辆双层公交车的重量,而这个零件本身的重量,仅仅7公斤。

HALO在2018赛季才引入F1,当时引起了巨大的争议。F1赛车为了追求极致的车速,通常都尽可能降低车重,但HALO的出现,肉眼可见的增加了赛车重量,又影响了赛车的重心等多项核心数据,再加上这样一个东西直接戳在车手视野前方,大家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东西不顺眼。

在赛季前的策略小组会议中,10支车队有9支投票反对HALO系统,梅赛德斯奔驰车队经理沃尔夫公开表示,“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想用一把锯子将Halo锯掉。”

然而,HALO用实际行动狠狠的给这些曾经反对他存在的人上了一课。

其实除了HALO之外,还不容忽略的是,有防火隔热的赛车服、防止翻车直接压瘪车手的T字架,还有事故发生之后以秒为单位到场的救援。

如今,越来越多的安全措施保护着这个可以进入极限运动范畴的项目,但队长还想告诉大家的是,今天的这些,是不少赛车手用生命才换来的。F1赛道上的每一寸土地,都浸透着无数先辈的鲜血。

早期的F1赛事,更快的速度成为车队所追逐的目标,60年代初的设计师,无一不以制造危险赛车而自豪,那时的赛车特点是:车速相当快,但车身本体却相当脆弱,大有解体的风险。

伴随着疯狂设计师引领的速度潮流,整个60年代有成批的车手在比赛中丧生。

1961年,德国人沃尔夫-冯奇普斯赛车冲向观众席,不幸身亡,并带走了15位赛场边观众的生命;

1962年,共有4位车手和3位观众丧生;

1967年,有3位车手丧生,其中法拉利车手洛伦佐-班迪尼在摩纳哥站处于领先的情况下,撞车导致油箱起火燃烧,不幸身亡。据目击车手回忆说,“他被困在车里,直到烧焦,整场比赛我们都能闻到烤肉的味道,每次经过那里,都触目惊心。”

似乎死亡已经融入在这项运动的DNA中……

究其原因,在于F1早期,赛车的防护系统几乎为零,车手们的赛车服是赛车服是棉质的,头盔是皮质的,车手甚至没有佩戴安全带就上场比赛。

到了20世纪70年代,车手们的自我保护意识开始觉醒,以杰基-斯图尔特为代表的车手们开始为“不死在赛场上”而战,他们成立车手协会,并开始自行将扳手绑在方向盘上、建立自己的急救系统,以及出钱成立流动医院等等。

在车手们的不断要求下,赛车安全保障终于被提上日程,车手们被要求穿戴防火服、合格的头盔,以及六点式安全带,赛车在设计风格上,也开始不断向保障车手安全上倾斜。

在各方努力下,20世纪70年代以来,在赛车事故中丧生的车手数目不断减少,整个70年代,共有12位车手丧生,到了80年代,这个数字下降到4人。

时光步入90年代,1994年圣马力诺伊莫拉赛道在短短一个比赛周带走了两位车手的生命,也被称作是F1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比赛周,澳大利亚车手罗兰德-拉岑博格由于定风翼脱落,撞上护墙不幸丧生。巴西车神、3届世界冠军得主埃尔顿-塞纳则在比赛时高速撞上防护墙而殒命。

F1赛会这才意识到,这项运动依旧是危险的,依旧有太多安全漏洞需要弥补,21世纪以来,在F1赛事总监查理-怀汀等人的努力下,国际汽联持续为F1带来安全技术革新——尽管这些革新不乏反对和质疑声。

2003年,F1开始强制使用HANS(Head And Neck Support,头颈部支撑)系统,可以在发生严重事故时,保障车手的颈部和头部缓解冲击力。

即便如此,F1赛会还是捕捉到安全的隐患,2009年,法拉利车手马萨头部被前车掉落的弹簧击中眉骨,造成重伤;玛鲁西亚车队车手比安奇在2014年日本大奖赛遭遇撞车事故,头部受创最终身亡。

直到2018年,F1赛会才全面推出了HALO保护系统,就在这次事故之后,很多车友都刷屏感慨,如果HALO早些到来,比安奇也就不会离开这个世界了。

如今的F1,早已不是那个曾经充满悲情和鲜血的年代,已经习惯于车手们在平缓、安全的赛道中驾车驰骋的车迷,或许偶尔也会为比赛过于沉闷、缺乏激情而感叹。然而,巴林的一场大火,让车手和车迷们在惊魂未定的同时,更加珍惜和尊重F1对于安全的不懈追求。

(责任编辑:李思明_ BJS2696)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