股价暴涨30%!马斯克”开房聊天” 带火了这家中企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国际体育

文/ 何己派 编辑/ 谭璐

“宇宙网红”埃隆·马斯克,果真自带流量。

昨晚,这位擅长嘴炮的CEO在社交平台Clubhouse开直播,人还未现身,虚拟房间已挤爆。粉丝们渴望与这位新任世界首富对话,听他聊移民火星、脑机接口,以及自嘲“后悔八年前没买比特币”。

这场直播,让硅谷新兴音频聊天软件Clubhouse一夜爆红,火到该平台的邀请码“一码难求”。业内人士指出,Clubhouse的实时音频技术并非自研,而是由一家中国公司——声网(Agora)提供技术支持。

《21CBR》就此向声网核实,公司表示暂时不便作出回应。

声网的股价也随之暴涨,截至美东时间2月1日收盘,声网的股价上涨超过30%,创历史新高,总市值约75亿美元。同日,公司宣布完成2.5亿美元私募融资,定增预计将于2021年2月完成。

实际上,许多大家耳熟能详的公司,新东方、小米、小天才、哔哩哔哩……身后都站着声网。火热的实时互动云领域,正跑出一家隐形冠军。

卖水给“淘金者”

声网做的是把水卖给淘金者的生意,这里的“水”就是实时互动。声网为开发者提供简单、灵活的应用编程接口(API),开发者调用并构建多种实时互动场景。

声网创始人兼CEO赵斌反复强调,声网卖的不是技术,而是技术演变而成的“技术服务”。比如,当你想做个在线教育产品,实时的视频、音频、消息和录制等API都可以由声网提供,节省自己开发的时间和精力。

简而言之,所有线下做的事情搬到线上,声网都可以参与,担任中间的技术服务商角色。

2013年底,赵斌离开老东家YY语音,卸下CTO身份开始创业,研究如何打造一个开放的语音生态。和多数经典创业故事的开头一样,赵斌在硅谷某个车库里写下第一串代码,项目由此启动。

赵斌从事软件开发工作30余年,曾是WebEx创始工程师之一,他拉来一起创业的,还有同样出身于YY核心技术团队的陶思明,两人奠定了声网早期的技术根基。

最开始,赵斌想做To D(Developers)的生意,从音视频领域技术开发者的痛点出发,为其提供简单易用的API,服务对象包括独立开发者、企业技术人员等。

音视频的实时传输,这件事的技术门槛高,涉及音频质量、网络环境适应性等难点,比网页、图片、视频加速等领域的质量要求更高,在传输上耗费较大资源。其中的“坑”还不少,容易发生延迟、数据丢包现象,实时通话时卡顿、模糊等也是人们经常吐槽的问题。

要想在复杂的网络环境中做到高清、低延迟的实时通话,对不少公司来说,既有这一需要,又愁于研发投入和后期优化。因此,采用第三方平台的PaaS层云服务是最直接简单的做法。

声音是门好生意

公司成立7年之后,2020年6月,声网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,选择“API”作为股票代码,成为“全球实时互动云第一股”。当日开盘就上涨超过100%,一度触发熔断机制,最终收涨152.5%,引起业内强烈关注。

从业务模式来看,声网主要提供实时互动API接口,以及实时质量监控和分析等增值服务。

其实,在创业早期,声网坐了一段时间的冷板凳。当时,To B市场还未爆发,声网瞄准开发者的做法,市场声量偏小,业务发展缓慢,外界也不理解其模式,因此公司采用了免费试用的办法招揽客户。

这一思路沿用至今,其商业模式相当简单:基于使用量付费。每月提供1万分钟的免费额度,超过后按使用量收取费用。此外,为鼓励用户预付费,会提供一定的折扣优惠。

直至2017年年初,赵斌看到越来越多的使用场景出现了。移动直播成为风口,陌陌、荔枝FM等一批玩家出现。2020年的疫情又加速了企业向线上转型,为声网的发展带来了新机会。

声网的商业模式和获客途径,都与传统To B公司不同,起步的前两年甚至没有全职销售,也不会将产品直接推销给公司CEO或采购人员。

声网会重点攻破公司的工程师,向其介绍产品价值,提供专门方案。在某种意义上,是依靠用户转介绍获客的逻辑。目前,公司的销售渠道以开发者社区为主,随着各个行业的标杆案例越来越多,逐渐拓展大客户直销,并建立起合作生态伙伴,与Unity等平台达成战略合作。

2016年10月,声网Agora.io累计实时通话服务量超过50亿分钟。到了2020年,这个数字变为4800亿分钟,翻了100倍。

目前,声网介入了社交直播、在线教育、游戏电竞等十余个行业,共计100多种场景,实时互动技术服务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,并在当地提供技术和运营支持。其服务的企业,既包括华为、小米、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,也有行业独角兽和初创企业。

复刻Twilio?

声网所处的云通讯赛道,国内仍是一片蓝海,但在国外已经热火朝天,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美国云通讯厂商Twilio,2016年上市至今,股价翻了超10倍,最新市值560亿美元,在分析师眼中,有望成为第二个AWS。

声网被许多人视为中国版Twilio,走的路子也类似,产品都是提供API接口、输出PaaS能力。区别在于,Twilio作为传统CPaaS(Communication PaaS,通讯平台即服务)厂商,提供通信能力的封装,而声网主打RTE PaaS,强调应用内的实时音视频互动功能。

在业务拓展上,声网也效仿前辈,通过收购来扩充产品矩阵。今年1月底,声网宣布收购环信的交易将在一季度完成。环信与声网同年诞生,主要为开发者提供低时延、覆盖全球的即时通讯网络,客服云业务在国内处于第一梯队。

即时通讯与实时音视频,是两个具有高协同性的业务,声网希望通过收购,快速补齐技术和业务缺口,同时拓展优质的政企客户。

不过,声网的野心并不是复刻Twilio。在招股书中,声网将Twilio与腾讯、阿里云等列为竞争对手,公司定位于实时互动PaaS,而不是外界认为的CPaaS。

2020年三季度,声网实现营收3080万美元,同比增长81%,毛利同比增长63%,维持高速增长。在客户规模方面,Q3活跃客户数量1815名,同比增长95%。此外,金额续费率是衡量客户忠诚度的代表性指标,三季度该数据高达188%。

成长性可期,但声网依然面临内外挑战。

在内,其大客户依赖性较高,2018年和2019年,前十大客户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50.8%和38.4%,而服务大客户存在数量有限、业务替代等风险性。在外,声网面对的是一批更具知名度、运营历史更长和更敢于营销投放的对手。

做声音的“搬运工”,声网必须有更多新的故事可讲。

(原标题:股价暴涨30%!马斯克“开房聊天”,带火了这家中国公司)

(责任编辑:杨斌_NF4368)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